库布其:用三十年书写“绿进沙退”大漠传奇-塘马资讯
 
 
库布其:用三十年书写“绿进沙退”大漠传奇 [返回]
您所在的位置:塘马资讯>时事>库布其:用三十年书写“绿进沙退”大漠传奇

库布其:用三十年书写“绿进沙退”大漠传奇

  发布日期:   2019-11-06 19:18:06    

《科学技术日报》记者马爱平

10月16日,《求是》杂志第20期刊登了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的一篇重要文章,“在黄河流域生态保护与优质发展研讨会上的讲话”。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黄土高原中游水土保持能力明显增强,实现了“人进沙漠、人退沙漠”的奇迹。库布齐沙漠植被覆盖率达到53%。

库布齐沙漠在过去30年里写了什么样的沙漠传说?

三十年前,位于黄河河湾南岸的中国第七大沙漠库布齐,像一条黄龙一样横跨鄂尔多斯高原北部,面积超过18600平方公里。库布齐沙漠的腹地更加贫瘠、荒凉,被风沙覆盖。它被称为“生命禁区”和“死亡之海”。

库布齐“碧海”作证。30年来,政府、领先的治沙企业伊利集团、社会团体、农牧民像石榴籽一样团结在一起,创造了沙漠变成绿洲的世界奇迹。从“进沙退沙”到“人与沙对抗”再到“人进沙退沙”,综合治理面积910万亩,占库布齐沙漠面积的三分之一,创造了5000多亿元生态财富,惠及沙区10.2万农牧民。打造了“互助、持之以恒、科学创新、繁荣昌盛”的不朽“库布齐精神”。

互相小心,坚持不懈。

喊一声“努力工作胜于努力工作”

进入库布齐沙漠,绿色沙漠是一部英勇的奋起战斗的历史,也是一部伟大成就的历史,闪耀在历史的史册上。

这是被迫的。

“当时,骑骆驼在国旗上工作花了六天时间来回行驶了100多公里。大约3万名沙漠居民以前从未见过汽车。也有孕妇中途死亡的情况,因为她们在分娩期间无法分娩。”杭锦旗杜古塔拉镇的负责人说。

为成千上万人提供食用盐的杭锦旗盐场,当时被困在辽阔的库布齐沙海中。离火车站有60多公里,但绕道要330多公里。

“为了防止沙尘暴吞没盐湖并保住它们的工作,我们必须控制沙子。”1988年,王文彪去杭锦旗盐场实地植树。第一个订单是“5元防治荒漠化”——每吨产品的收入5元植树。

“通过沙子修路也是为了生存。盐不能不修路就运输。”伊利集团董事长王文彪回忆道。

在政府的支持下,沙丘将被推平,路基将被压实,沙漠将在黄沙中一个接一个地“铺砌”。“被子铺床的那一天,黄沙掺饭香”,三年冷热,七场战役。库布齐沙漠的第一条过沙公路建于1997年,并于1999年竣工。此后,它揭开了库布齐沙漠的神秘面纱,揭开了库布齐大规模沙漠治理的序幕。

道路已经修好了,但是植树对沙漠中的人们来说是个笑话。

59岁的伊犁沙漠控制生态移民工人联盟队长高胡帽回忆说,植树并不少见,但令他惊讶的是,第二年伊犁集团开始付钱给他们,让他们开始大规模植树。

“这真的很有必要。”多次战争和失败的高马德·胡帽认为投资植树的人是傻瓜。

经过30年的坚持不懈,沙地农牧民获得了治沙“技术工人”的新地位。截至2018年初,高茂湖已向库布齐沙漠伊犁承包了近10万亩种植项目。跟随伊利集团防治荒漠化和植树的农民工人数达到232人。

这种不屈不挠的“库布齐精神”就像一面绿色的旗帜,鼓舞着库布齐前进。

科学创新,绿色繁荣

沙子变成莎莉,沙子变成风景,沙子变成金子。

在鄂尔多斯高原,“全民总动员”防治荒漠化的持久战已经开始,号角响彻高原。

现实总是残酷的。沙漠从不同情绿色植物人的汗水。"早些时候,种植在沙地上的树木存活率只有20% . "高胡帽说,“起初我用铲子挖沙坑来种植树种。有一次我看到强风吹走了前几天种下的所有树。我坐在沙滩上哭泣。”

从1997年到1999年,鄂尔多斯遭受了罕见的干旱,几千英里的土地光秃秃的。传统的防砂方法规模小,强度分散。人们种树,绵羊吃树,年复一年地种树是困难的。“控制-恶化-再控制-恶化”的恶性循环使得防砂更加困难。

山的屏障并没有阻止库布齐对绿色的向往。

“过去,最好的工人不可能在几分钟内挖到树坑。现在我们可以很容易地在10秒钟内自己种下一棵树。”伊犁荒漠化防治专家韩梅妃说。

一个人,10秒,种树?是的,左手拿着柳枝,右手把铁管插入沙子。一瞬间,水从沙中冲出一个1米深的洞,将柳枝插入洞内。种植结束了。挖洞,种树,浇水...不到10秒,存活率超过80%。

没有水的地方怎么样?然后用螺旋钻钻孔。

“微创气流植树”、“风向数据植树”、“甘草平移防砂技术”、“三奈”种质资源技术...伊力库布齐治沙人创造的一系列种植技术极大地提高了沙漠绿化的效率,涌现出一系列成熟的治沙方案:乔木、灌木和草地、围栏结合、飞播和人工造林、道路分区、区块管理、围锁和深入腹地。

30年来,“党委政府政策推动,企业大规模产业化治沙,社会和农牧民参与市场,技术机制不断创新,与全社会共享发展成果”的“库布齐沙漠管理模式”孕育了“库布齐精神”。

“这一模式为私营企业防治荒漠化带来了一种创新方式。从国家有关部门领导的传统公益性荒漠化治理到民营企业领导的产业化荒漠化治理,为中国乃至世界的荒漠化治理提供了一整套科学的解决方案。”中国林业科学院首席科学家杨文斌说。

绿色沙漠丰富了普通民众,沙地上的102,000名农牧民享受到了沙漠治理的红利。

“我过去很穷,几乎乞讨。在承包控制荒漠化和植树之后,我至少赚了几百万。”高胡帽说。

43岁的奥特是内蒙古杭锦旗县土家岔伊犁新村的前村长,他花了更多的时间回忆奥特,并在2007年第一年承包植树时赚了几万元。“那是一大笔钱。”在过去的11年里,她带领民工队伍穿越了面积超过2万亩、年收入超过20万元的绿色沙漠。

世代居住在库布齐沙漠腹地的蒙克莱一家,于2006年移居到道图嘎查伊犁新村,成为一名个体经营的游客,开始了家庭经营的畜牧业和越野沙漠,过着一种一沙一沙的美好生活,去年收入近30万元。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前执行主任埃里克·索尔海姆(Eric solheim)表示:库布齐曾经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沙漠,但当地政府、伊利等当地企业和人民并不认为沙漠控制是一个困难,而是一个机遇和挑战。经过不断探索和不懈斗争,我们找到了生态与经济并重的防治荒漠化之路,在防治荒漠化和消除贫困方面取得了双赢。今天,库布齐沙漠覆盖着郁郁葱葱的植被和绿色,太阳能已经建成供人们日常使用。它不仅为人们提供了就业机会,也让人们看到了发展前景。库布齐已经成为一个非常独特的生态地标。在全球环境治理,特别是“一带一路”沿线的荒漠化治理中,需要中国的样本。伊力库布齐治沙模式是中国的典范,也是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生动实践。期待从库布齐沙漠治理的成功案例中总结经验,并通过科技评估和政策建议向全世界推广,以便其他国家在学习的同时发展自己的荒漠化治理模式。

库布奇梦的意思是“弓上的弦”,而“库布奇灵”就像弦上的箭。这支绿色的箭将扎根于沙漠,让更多的沙漠充满活力。

江苏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