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岁娭毑将房屋租金全给继子,还一纸状书告亲儿:房子的拆迁款-塘马资讯
 
 
70岁娭毑将房屋租金全给继子,还一纸状书告亲儿:房子的拆迁款 [返回]
您所在的位置:塘马资讯>社会>70岁娭毑将房屋租金全给继子,还一纸状书告亲儿:房子的拆迁款

70岁娭毑将房屋租金全给继子,还一纸状书告亲儿:房子的拆迁款

  发布日期:   2019-11-02 11:25:35    

九年很快过去了。住在张勇株洲市的70岁高龄的老母亲蒋梅,从未有过任何联系——爷爷去世后留下的一套房产,多年积累的租金,以及一大笔拆迁费。金钱带来的矛盾成了母子分裂的导火索。

母亲租了房子,租金给了“外人”。儿子不告诉母亲就不愿意提前接受租金...愤怒中,蒋梅出人意料地将自己的儿子带上法庭,要求公证“父亲的遗产,儿子的份额”。

蒋梅赢了这场官司吗?母子不和能和解吗?近日,今天《妇女日报》/凤凰网的记者来到株洲慈姑堂司法学院了解这起特殊的调解案件。

今日女性日报/凤凰网记者陈伟

张勇和蒋梅是居住在株洲市的一对母子。他们的关系原本很和谐。然而,自2008年蒋梅的父亲去世后留下的一所房子被出租后,两人就租金问题爆发了冲突,并停止了沟通。

"他们的母亲和儿子已经9年没见面了。"株洲市河塘区司法局Zgu Tong司法研究所所长陈汉华就是这一矛盾的见证人——张勇和蒋梅因母子不和两次上法庭,而陈汉华则负责为他们进行司法调解。

“你祖父去世前留下的老房子你一份也没有,所以567,800元的拆迁补偿不能分成你的一半!”蒋梅口中的“老房子”是位于慈古堂街上犹堂村的一栋不到54平方米的房子。早在2008年,蒋梅的父亲去世之前,他就留下了一份遗嘱,声明“财产权属于他的女儿蒋梅和孙子张勇”

然而,矛盾从何而来?

原来,在老人去世后,蒋梅以每月2000元的价格将未使用的老房子租了出去。张勇从未收到任何租金。

这不应该是与我母亲的争论,但张勇偶然得知,我母亲多年来收集的所有钱都给了他“夕阳之恋”妻子的儿子。

张勇的父亲早年去世。自从张勇结婚后,蒋梅也遇到了一个同龄的老人周彭其,过着“同居而非婚姻”的生活。

“我妈妈把所有的房租都给了她没有结婚证的前妻的儿子,所以我自己的儿子很生气。”陈汉华说,在司法机关提交的“人民调解调查”中,有记录显示:“张勇认为他的祖父是为自己离开家的,他的祖父没有享受到他的‘继子’(指周彭其的儿子)的照顾。因此,我不同意我母亲将房租分给其他人。”

张勇告诉了他母亲他的想法,但她不同意。因此,为了不让“富人和穷人的水外流”,张勇决定收回他一半的租金——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他特意在承租人支付租金之前收取租金,并将一半的租金交给他的母亲。

但是张勇的举动激怒了蒋梅。2009年2月,蒋梅以“旧房遗嘱继承纠纷”和“旧房租赁合同纠纷”为由将自己的儿子张勇告上法庭。

当时,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原房主的意愿”和公证书,裁定张勇合法拥有该老房子一半的产权,他拥有该老房子租金的一半。

然而,胜诉的张勇失去了感情。败诉后,蒋梅每月按时将一半租金汇入儿子的银行账户。但也是从这一天开始,蒋梅停止接听儿子的电话,甚至对儿子关上了门。

我们已经九年没见面了。

2018年2月,张勇和蒋梅再次前往司法办公室,就拆毁旧房的问题进行辩论。这次,老房子将被拆除,赔偿金额为567,800元。

蒋梅认为张勇多年来没有尽到赡养母亲的责任。直到他知道房子被拆除,他才会再见面,所以房子没有儿子。此外,他父亲在上海的墓地每年都要支付大量管理费,几乎一半的赔偿金已经花掉。现在,她身体不好,每个月都需要吃药,所以她几乎没钱了。

一方面是儿子的“心不甘”,另一方面是母亲的“无奈”...母亲和儿子有机会和好吗?

为了帮助母亲和儿子,陈汉华多次拜访这两个家庭。蒋梅告诉我,他和儿子因为“冷酷的心”而冷战了9年——尽管他父亲留下了一份遗嘱,要把一半的房产给他的孙子,而且收取的租金将平分,毕竟,他已经开始了“夕阳之恋”,并找到了一个新的伴侣。他需要维持一种新的关系。“没有办法把房租给别人的儿子,毕竟我们还没有结婚,只能花点钱买一套和谐的”。

用蒋梅的“肺腑之言”,陈汉华多次为张勇做思想工作。最终,母亲和儿子就拆迁补偿达成协议——张勇收到24万元,其余32.78万元归蒋梅所有。同时,该协议规定:“张勇应履行其义务,为蒋梅提供经济支持、生活关怀和精神安慰。在节假日,如果条件允许,你需要回家看看。”

(本文中的人物除了陈汉华以外都是假名)

编辑:小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