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元娱乐场开户注册 - 乐视网走向“终局”?-塘马资讯
 
 
开元娱乐场开户注册 - 乐视网走向“终局”? [返回]
您所在的位置:塘马资讯>健康养生>开元娱乐场开户注册 - 乐视网走向“终局”?

开元娱乐场开户注册 - 乐视网走向“终局”?

  发布日期:   2020-01-09 13:11:48    

开元娱乐场开户注册 - 乐视网走向“终局”?

开元娱乐场开户注册,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指月

在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与九城达成合作渐有起色的时期,他背后的乐视网已经到了悬崖边缘的最后一步了。

自2018年7月13日以来,乐视网几乎持续着每五个交易日发布一次公司股票可能被暂停上市的风险提示公告,期间乐视网股价起起伏伏,一度成为上涨妖股,但又在不久后被打回原形。

4月1日,乐视网再次发布最新的《可能被暂停上市的风险提示公告》(以下简称《风险提示公告》),这份公告内容非常丰富,且基本传递出了“暂停上市大局已定”的结论。【锋芒智库】试图从这份公告以及相关信息中总结乐视网目前面临的真实情况,以及未来前瞻。

乐视网即将暂停上市:净资产预计为负

有两个点可能触发乐视网暂停上市,一是2018年报告净资产为负,二是连续两年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乐视网近一年来一直竭力试图挽回2018年报净资产为负的结局。因为已经长期没有资金进入解救乐视,乐视网将希望寄托于乐融致新出表和资产的评估工作,在2018年业绩快报中就已经做出了相应说明,乐融致新的估值情况将直接影响上市公司所有者权益数字为正或为负。

最新的《风险提示公告》中则显示预计乐融致新评估结果在35亿元以下,上市公司无形资产评估结果在10亿元以下,公告直接预计2018年度归属公司所有者权益为负。

乐视的非上市体系与上市公司之间的欠款是负面问题产生的直接原因。2018年1月乐视网安防部投资者说明会公告,彼时融创的孙宏斌这样形容:“对关联交易知情。但错判之处在于,关联方欠上市公司的债务无法得到有效偿还。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

显然一年多过去后,没有下一个孙宏斌出现,关联方债务果然也没有解决。《风险提示公告》中称,“因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债务问题处理陷于停滞状态,且上市公司通过经营业务实现的现金流入已无法覆盖日常经营费用支出,上市公司无法解决对金融机构和供应商欠款。”

2018年12月19日乐视披露《关于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变更的公告》显示,乐融致新不再纳入合并范围后,经初步统计截至目前,上市公司合并范围对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应收款项约28.4亿元。

《风险提示公告》中说,就目前与非上市体系关联公司谈判进展及推动情况,后续谈判效果仍很大程度依赖大股东处理意愿及态度。上市公司未因债务解决获得直接现金流入,抵债获得资产进行处置取得现金需要较长时间且存在较大不确定性,上市公司短期无法从目前已达成的关联方债务问题解决计划获得现金支持,因资金缺乏导致的上市公司经营困境并不能直接、有效解除。

概括的话,可以理解为贾跃亭并没有意愿和主动态度来解决乐视网的债务问题。此前,“以资抵债”被乐视网视为主要方案,但本次公告显示未达成以资抵债方案。并且“以资抵债”过程转换为真金白银的时间需求太长,不确定性太大也很难挽救乐视网的资金短缺。

关联方债务问题也是2017年乐视网被审计单位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的原因之一。《风险提示公告》表示2017年度审计报告中“无法表示意见”所涉及事项尚未完全消除,也就是说即使出现奇迹净资产为正,仍有很大可能因为连续两年的审计报告被暂停上市。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乐视网也基本失去了重新起步依靠业务营收填补缺口的机会。在乐融致新出表后,乐视网几乎失去了持续运营的业务板块——而资本危机导致的品牌口碑崩盘,致使视频内容平台等业务也难以正常开展。

2018年乐视网报披露之日,或许就是别离A股资本市场之时。

2019年后恢复上市还是终止上市?

如果乐视网因为上文所述理由被暂停上市,那么2019年就成为决定性的一年。暂停上市只是暂离,乐视网仍有最后的理论上的机会重回市场。乐视网处于深交所创业板,如果因为净资产为负暂停上市的话,那么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相关规定,公司在暂停上市后恢复上市要具备以下条件:

(一)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及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均为正值;

(二)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正值;

(三)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未被出具保留意见、无法表示意见或者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

(四)本所认为需具备的其他条件。

即是说,在法定披露期限内披露经审计的暂停上市后首个年度报告中,乐视网需要同时满足三个条件:将净资产转正、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为正、审计报告出具“无保留意见”。这也就意味着,乐视网需要在2019年做到解决资金危机、关联方债务问题、重启主营业务。

如果没有做到规定中的四个条件并在规定期间内申请恢复上市,那么乐视网就正式步入“终止上市”阶段,彻底告别A股市场了。

不难看出,乐视网困局的关键点在于资金困局,而在贾跃亭赴美造车、融创孙宏斌宣告认赌服输后,上市公司现有资产价值能否吸引新的救火资金?

这显然要打上大大的问号。不仅如此,乐视网的股权也问题重重,贾跃亭仍然持有上市公司23.47%的股份,占公司21.5%的股份被质押,同时贾跃亭所持近乎所有股份被司法部门冻结、轮候冻结偿还债务。

4月2日,也就是《风险提示公告》后的第二天,乐视发布了一条《关于公司收到还款通知的进展公告》,乍看之下令人眼前一亮,但仔细查看公告内容则发现不过是一次与乐视影业、北京文科之间的债务抵消。

简单说,2017年乐视网全资子公司乐视新生代与乐视影业签订了《网络剧预购合同书》并预付了1.2亿元;2019年1月双方协议解除,要求乐视影业归还预付款;乐视影业代替乐视新生代向欠款方北京文科归还租赁租金及罚息1.18亿元,三方债权债务关系消除。

4月2日公告最后的结论仍然令人绝望:

“截止目前,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债务处理小组对上市公司债务解决未有新实质性进展,上市公司未因债务解决获得任何现金支持。”

“截止目前,上市公司不具备利用外界现金资助、贷款及自身经营性现金流解决既有债务问题的条件。”

从这样的形势来看,乐视网暂停上市已经板上钉钉,终止上市似乎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影业、电视业务“去乐视化”,乐视或许已被抛弃

融创中国在百亿驰援乐视遭受失败打击后,从2018年开始着手切割乐视非上市体系中的价值资产。

2018年9月22日,融创中国以7.7亿元接手乐视控股持有的新乐视智家、乐视影业资产。公司品牌名称更改为乐融致新、乐创文娱,与乐视品牌进行切割,也让市场坐实了“乐视”如今已经成为品牌负面的事实。

只是更名之后,又是天灾人祸,乐创文娱过得也并不好。2018年乐创文娱寄予众望的电影是张艺谋导演的《影》和郭敬明的《爵迹2》,结果《爵迹2》因为范冰冰事件撤档至今没有公布新档期,《影》在备受瞩目的国庆档上映,但最终仅获得6.28亿元票房,乏善可陈。

乐创文娱似乎也没有精力和试错能力迅速去运营下一个大项目。2019年目前《秦明·生死语者》成为其主推电影,即将于4月12日上映。从投拍阵容和题材、宣传来看,这也并非是一部高投入的电影。

这个档期夹在4月5日的《雷霆沙赞!》和4月24日的《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之间,往好了说是抓住了一个空档,但也意味着基本没有黑马的可能性。对乐创文娱来说,摆脱乐视二字之后或许仍然需要一段时间休养生息。

另一边,2019年3月“2019乐融合作伙伴大会”上乐融致新宣布重启电视业务,与联发科达成战略合作关系,进一步淡化“乐视”品牌突出“乐融”。但在传统电视豪强+小米组成的日益稳固的电视市场中,新的letv要重新赢得消费者认同恐怕也非常困难。

这两块业务,也可以说是带有“乐视”标签下硕果仅存的部分。它们在急着与乐视网划清界限时,其实也早在宣告乐视网已经基本被所有人抛弃了。